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地 人 和 栖息的博客

真实生活 健康生活 轻松生活

 
 
 

日志

 
 

赵尔陆:从开国上将到“导弹内行”的曲折人生  

2017-06-24 12:11:39|  分类: 国家 领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上将庐山会议说“彭总敢讲真话”不得不作检讨


来源:人民网 

赵尔陆:从开国上将到“导弹内行”的曲折人生 - 栖息 - 天 地 人 和     栖息的博客


核心提示:庐山会议上人人都要表态,赵尔陆由于在会上说过“彭老总的意见用心是好的,彭总敢讲真话”,不得不作了检讨。从庐山一直检讨到北京,从1959年检讨到1960年。

赵尔陆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于继增,原题

赵尔陆:从开国上将到“导弹内行”的曲折人生

1952年,赵尔陆由华中军区参谋长出任共和国第二机械工业部首任部长。从此,我国国防工业现代化进程便与赵尔陆的名字紧密相连。他深入实际,虚心学习,狠抓“两弹一星”的研制工作,并取得辉煌战果。毛泽东为此称赞他是“导弹内行”。然而,赵尔陆却长期遭受来自“左”的批判,“文革”中更是雪上加霜。这位在战场上永不言败的将军,无怨无悔坚守着阵地,最后在办公室里猝然倒下……

共和国第一任军工部长

赵尔陆1905年6月4日生于山西崞县(今原平县)北三泉村。早年在太原读书时,曾积极参加反帝爱国学生运动。1926年加入西北革命同志同盟会。1927年初怀揣革命理想来到武汉,经董必武介绍入国民革命军第20军教导团。不久,随部队参加南昌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随朱德、陈毅到井冈山。他从红4军一个连的党代表干起,直到团长、军需处处长、第1军团供给部部长。曾利用缴获的国民党军器械设备组织军工生产,有效地粉碎了敌军对中央苏区的“围剿”。1934年10月赵尔陆参加长征。衣着单薄的红军指战员,要翻越人迹罕至的夹金大雪山是非常困难的。部队急需补充棉衣,却买不到布和棉花。赵尔陆发现当地出产羊毛,就组织供给人员买了一批羊毛,发动大家捻毛线,织毛衣、毛裤、毛袜、毛帽。毛泽东高兴地说,这下可解决大问题了。

抗日战争爆发后,赵尔陆任八路军总供给部副部长,曾赴太原等地筹集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为八路军各部队作战提供了较充足的后勤供应。1937年11月任晋察冀军区第2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中共地委书记,创建了以五台为中心的晋东北抗日游击区。1944年任冀晋军区司令员。次年8月率军区部队参加对日军的大反攻,解放多座县城,并一度攻入石家庄,大大扩展了冀晋根据地。抗战胜利后,赵尔陆任冀晋纵队司令员兼冀晋军区司令员。此间为消灭胡宗南部,毛泽东1945年10月30日为中央军委起草了一封电报:“赵尔陆,并告聂萧,刘邓:三十、四十、新八等军被我刘邓包围于邯郸地区,正激战中,胡宗南石家庄十六军三个师全部南援。我为坚决歼灭被围之敌然后歼灭援敌之目的,改变对赵部部署,赵尔陆同志接电后,即率六个主力团兼程向南,进至高邑西南临城附近接受刘邓命令……”赵尔陆参与指挥解放华北的多次战役,并全面负责组织清风店、石家庄、太原等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后任第四野战军暨华中军区(中南军区)参谋长,参与指挥湘、桂、粤的剿匪作战,为中南地区的全面解放和新生政权的巩固做出了贡献。

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正在紧张激烈地进行,中国人民志愿军武器装备的保障急迫而繁重,国内军工生产、维修能力,远不能适应前线需求。这年6月,赵尔陆应召赶到北京,参加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央会议。会议期间,毛泽东同他谈话,让他负责组建第二机械工业部,统一领导原来分散管理的军事工业,迅速组织人员开创国防工业,生产并修复抗美援朝前线急需的弹药和武器装备。

赵尔陆清楚地知道,当时新中国几乎没有像样的军事工业,只有战争年代建设起来的一些设备简陋的兵工厂和国民党留下来的受到严重破坏的军工烂摊子,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展国防工业谈何容易!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服从了组织决定,成为共和国第一任军工部长兼党组书记。1955年赵尔陆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当选为第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

1956年,赵尔陆随中国代表团赴苏联访问。通过到兵工厂参观,使赵尔陆弄清了中国军队正在装备和工厂正在生产的苏式武器,早被苏军淘汰。赵尔陆还提出要参观航空工厂和研究所,被苏方拒绝。这些事实使他真切地感到,苏联在军品技术上对中国的援助是有保留的,卖给中国的武器装备不少已落后过时,甚至提供的技术资料也不完整,并不是他们口口声声地说的“无私援助”。

从苏联回国后,赵尔陆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坚定地认为要改变中国国防工业的落后面貌,只能走自力更生、发展科研的道路。

在这以前,中国的军工行业主要是仿制生产,仅有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型研究所,也侧重于实验、鉴定的研究工作,而没有产品的设计能力。为此,赵尔陆主张科研设计要与生产实践结合起来,把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部队与工厂拧成一股绳,发展应用研究和新产品设计工作。赵尔陆组织了我国第一代制式武器的定型与生产。尔后又积极筹建电真空、光学、航空工艺和特种材料等专业科研机构。1958年2月,第二机械工业部与第一机械工业部合并,称第一机械工业部,由赵尔陆任部长兼党组书记,主管国防工业与民用机械工业。

1959年国庆十周年举行盛大阅兵典礼时,受阅部队全部用国产的制式武器装备。在受阅部队方队里,不仅有中国自行生产的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100高射炮、122榴弹炮、152加农炮和战车防御炮,还有国产的飞机和坦克同时出现在阅兵场上。这标志着军队武器装备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那时,在“太跃进”影响下,人们热衷于产值和产量,产品质量严重下降,赵尔陆心里十分焦急,他说:“如果军工产品质量不好,等于帮助了敌人,就是犯罪!”他率先在机械工业开始大抓机械产品特别是军工产品的质量问题。1959年5月和6月,赵尔陆以部长名义连续给本部司局长,省、市、自治区机械厅局长,直属厂厂长、党委书记写了两封严肃而又诚恳的信,指出了产品质量的严重问题,要求他们“当机立断,立即着手”,组织工作组帮助重点企业整顿产品质量。他在信里写道:“机械产品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必要生产手段。‘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设各的质量不好,会给使用部门以致整个国家带来很大损失”。“产品质量不好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还是思想上的片面性,注意了多和快,而忽略了好和省。”

为搞好综合平衡、数量、品种与质量的统一,赵尔陆作了大量调查研究和深度思考,并于1959年5月26日写了《关于重工业生产建设方面的几个问题的意见》,递交给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及毛泽东。毛泽东看了非常高兴,5月30日批示:“此件好,有相当的说服力,是一个工业界有了改进的文件;可以一读。”并批评某个其他部门的文件“没有内部联系,没有合理论证,已经证明毫无用处。”6月17日又批示:“此件写得很好。除已发政治局、书记处各同志外,加发中央各经济部门党组和各省、市、区党委。”毛泽东在同一份文件上连续两次批示的情况非常罕见,足见对赵尔陆工作的肯定与嘉奖。

遗憾的是,正当许多军工厂开始质量整顿时,由于受到庐山会议反右倾政治斗争的影响,产品质量问题未能得到解决,赵尔陆对此内心十分沉重。

庐山会议上作检讨

1959年7月,赵尔陆上将以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身份,上庐山参加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随后召开的八届八中全会。会前,他得知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讨论纠正“大跃进”以来“左”倾冒进的错误,内心寄予很大希望。从自己主管的机械工业工作实际出发,他深感这次会议的及时和必要。

会议前期,为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中的错误,就毛泽东提出的形势和任务、综合平衡、体制、公共食堂、三定政策等19个问题,进行了讨论。7月15日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陈述自己的意见。7月16日凌晨,毛泽东在这封信上加了一个标题《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并要求“大家评论评论这封信的性质”。

7月21日,会议分组讨论,赵尔陆与彭德怀都分在第四组。赵尔陆在发言时,肯定了彭德怀的信,并联系自己思想实际,说:“过去一个短时期内经济生活上的脱节现象,不能不说已使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威信受到些微的影响,造成一定的被动。我作为高级干部,由于自己缺乏经验,头脑发热,也向中央反映了一些不正确的情况和资料,感到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从这种心情出发,对彭总的信表示同情,彭总的精神值得学习。需要斟酌的是有个别问题的提法,分析不够,容易引起误会。”随后,会议发生的急剧变化令赵尔陆等始料未及。

7月23日,毛泽东在大会上说,现在党内外夹攻我们,有党外右派,也有党内那么一批人。“已经反了九个月的‘左’倾,现在是反右的问题了。”会议由“反左”转向“反右”,集中批判所谓“彭德怀为首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随着会议的转向,还没等赵尔陆把机械工业存在的问题讲出来,就被平地而起的批判压制住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政治浪潮,赵尔陆的嘴上一下子起满了水泡。他不明白,毛主席为何听不得不同意见。他清楚地记得1958年11月21日晚,自己曾当面向毛泽东提意见,那时他从谏如流。那次中央在武昌召开八届六中全会,一项重要议程是制定1959年国民经济的“跃进”指标。毛泽东提出,1959年钢的年产量要比1958年“翻两番”,即达到3000万吨!他会后找人了解对于这个指标的意见。赵尔陆对毛泽东说了真话。“照我看,如果完成1600万吨,就算很了不起了!”赵尔陆是做实际工作的。他的话,使毛泽东不能不加以考虑。毛泽东后来就退了一步,他在11月23日会议上说:“明年老老实实就是翻一番。今年搞到1100万吨,明年翻一番,是2200万吨。有没有把握?前天晚上,富春、一波、王鹤寿、赵尔陆他们已经睡着了,我从被窝里头把这几位同志拖起来,就是讲,不是什么3000万吨有无把握的问题,而是1800万吨有无把握的问题。昨天晚上我跟大区和中央几个同志吹了一下,究竟1860万吨有无把握。”毛泽东又说,“我在这里反冒进。从前别人反我的冒进,现在我反人家的冒进。”

毛泽东这些话,赵尔陆言犹在耳。他陷入沉思。

庐山会议上人人都要表态,赵尔陆由于在会上说过“彭老总的意见用心是好的,彭总敢讲真话”,不得不作了检讨。从庐山一直检讨到北京,从1959年检讨到1960年。那段时间,他的心情很不好,对秘书说,“我怎么检讨也过不了关了。”1960年冬,在国防工业三级干部会议上,赵尔陆被错误地定性为“彭黄漏网分子”,受到不公正的批判,并上报中央:“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但这个决议始终、没有得到中央的批复。最后还是周恩来和邓小平站出来为赵尔陆说话,才使他没有像其他的“漏网分子”和“追随者”那样受到严厉查办。但还是改任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离开他心爱的国防工业战线。

从那时起,赵尔陆患了心脏病,嗓子突然失音。聂荣臻元帅去看他,让他赶快住院检查。重病的赵尔陆还接到了陈毅元帅和李富春副总理的电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让他安心养病,使他感到被信任的温暖。虽然横遭打击,身处逆境,赵尔陆却没有消沉。当他身体稍好一些时,他就陪同新任部长孙志远去工厂视察,帮助熟悉情况。在那为期几个月的调查中,他们还走访了许多偏僻、穷困的地区,包括延安等一些老区,为他们在以后的工作中体察民情、实事求是地制定工作方针奠定了基础,也表现出赵尔陆的宽大胸怀和对国防工业的执著追求。(《党史博采》2009年第9期)赵尔陆:从开国上将到“导弹内行”的曲折人生 - 栖息 - 天 地 人 和     栖息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