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 地 人 和 栖息的博客

真实生活 健康生活 轻松生活

 
 
 

日志

 
 

【转载】【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最不可告人的头等机密(图)  

2017-07-03 20:35:13|  分类: 神聊---名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操问白芍:“你说,皇上每日上朝见我,是什么感觉?”白芍说:“估计如汉宣帝见霍光一样,背若芒刺吧。”曹操点头:“我每日上朝见他,也有些怵头。”白芍惊讶了。曹操接着说:“虽说他是我扶的天子,可把他扶在那儿了,天子就是天子。再说他也不简单,九岁被董卓扶得称帝,历尽变动艰难,也磨砺得心思尖刻,不太好斗。每次上朝我必得有备而去,并不轻快。这些,你没想到吧?”白芍摇了摇头。曹操说:“这都是孤的头等机密,除你不曾对任何人讲过。别人若知道我有这个软肋,就会专刺这里打击孤了。”

 【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不可告人的头等机密(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柯云路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

精彩书摘

 

曹操正在大堂内与数十文武要员会商事情。门卫急报:“征徐州击袁术大军副将朱灵、路昭急见丞相,有要事禀报。”曹操一听就瞪起眼:“这二人如何回来?快让他们进。”

朱灵、路昭二人匆匆进到大堂,叩拜于地:“启禀丞相,袁术大军已被击败,袁术身亡,赴徐州击袁术已然大功告成。”曹操站在那里冷眼俯瞰:“军情急报早就到了,这我已经知道。孤问你们二人回来干什么?”二人跪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地推诿。

曹操说:“孤问你们二人为何回来?”

朱灵说:“刘皇叔刘将军写有亲笔书信呈丞相。”

路昭接话道:“刘皇叔命我二人回许都,留下军马,他自统领,保守徐州。”

曹操大怒:“两个废物,派你们去就是为了节制刘备,以防生变,居然如此蠢笨,让他打发回来。”说着看也不看,将刘备的信函撕得粉碎,摔向二人,“要你们何用?来人,拉下去斩了。”荀攸出列,对曹操说道:“启禀丞相,刘备挂将军印,大权在手,朱、路二人也是无可奈何啊。”郭嘉也出列,对曹操谏道:“此乃刘备生变,朱灵、路昭二人确实无可作为。请丞相息怒,刀下留人。”曹操气呼呼坐下了,对朱灵、路昭说道:“看二位军师面上,权且记下你们两颗脑袋,以后将功折罪吧。”

二人灰溜溜地退了下去。

曹操说:“领军征徐州截袁术,论能力,刘备是最佳人选,孤亲征有些牛刀杀鸡,派他人则不一定胜任;但论忠诚,刘备确非完全可靠。孤原想以此信任重用或能收拢其心,继而广收天下人之心。未料到这个刘备还真是喜怒不形于色而诡计暗生于心,孤确实想当然大意了。”他指了指郭嘉、荀攸说道:“不幸被二位军师言中。”又指白芍:“更被主簿说个正着:刘备比孤看得狠、看得仔细。”说着,曹操坐下,又仰天哈哈笑了一下:“不过,孤还是听了你们的建议,预先做了安排,已去过密信,告徐州刺史车胄,刘备若顺命,则辅佐之;若生变,则暗图之。车胄见此兵变,必会暗图刘备。这一安排,刘备万万想不到。”

正值此时,两个信使进了相府,又直奔大堂,跪拜在曹操面前,从怀中取出加漆印信函,禀报道:“刘备兵变,已将徐州刺史车胄将军杀害。副将雷震死里逃生签发此军情急报。”说着双手高呈急报信函。

曹操与全体都愣了。

曹操一拍台案站了起来:“孤还真是放虎归山了!我就不信斗不过这喜怒不形于色的小人。孤万事现都暂放,必先攻徐州、杀刘备。汝等立刻准备征徐州,去年征徐州绞杀了吕布,今年绝不放过刘备。”

郭嘉说:“主公要征徐州,先不可张声势,那样会逼刘备投靠袁绍。须秘密准备,突然出击,攻他个措手不及方好。”

荀攸也跟着说:“郭嘉兄所言极是,攸也认为要攻刘备,就一定不能先露风声。”

曹操一挥手说道:“孤不怕刘备、袁绍之流联手。孤准备征徐州、攻刘备,不但不严守风声,而且要大放风声。来人——”外面一声应和,来了四五个传令兵。曹操下令道:“通告许都郊外驻军大本营,孤将去那里对全体四级将官宣布征徐州、攻刘备之令。”传令兵齐声答:“得令。”郭嘉、荀攸面面相觑了一下。曹操则说:“郭嘉、荀攸、李典、许褚、张辽,汝等文武要员随孤一同去大本营!”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不可告人的头等机密(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许都郊区驻军大本营内,曹操在众人簇拥下登上高台。

郭嘉、荀攸、许褚、李典等文武要员数十人站在曹操左右。

曹操扫视着下面盔甲鲜明的将官阵列:“孤今日训话,只有如下几句:一,刘备奉孤命领军前往徐州击袁术,居然出尔反尔,率军背叛,此卑鄙小人非杀不可。二,他居然将孤之爱将车胄将军满门杀尽,汝等不仇恨吗?”众人高声齐呼:“仇——恨!——”

曹操说:“刘备该不该杀?”众人又高声齐呼:“杀!刘备该杀!”

曹操说:“第三句,孤决定带兵亲征徐州攻刘备,出大军二十万,如去年攻吕布之规模。四,凡获刘备首级者,赏钱五百万,还必奏请朝廷赐爵封侯。最后一句,自去冬征徐州灭吕布回来后,大军已修整半年有余,自今日起厉兵秣马,准备二征徐州杀刘备,诸将听明白否?”众将官高声齐呼:“征徐州!杀刘备!”

喊声震撼军营。

 

下了高台,入到中军帐中,曹操当中入座,文武要员数十人仍分列左右。

荀攸叹曰:“丞相这回是被刘备气过头了。”

郭嘉说:“如此大张声势,刘备闻风必然被逼投靠袁绍。袁绍号称拥兵百万,我们单击袁绍都远未做好准备。若袁、刘合并,我处战略劣势明矣。”

曹操听完荀攸和郭嘉讲话,扫视了一下众人,忽然仰天哈哈大笑。众人莫名其妙。曹操说:“汝等说孤气过头了,孤生气是真,但并未气过头,只不过是借此做一篇真文章而已。”说着又仰天哈哈大笑。接着他说:“汝等谈战略,只知战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说,孤大张旗鼓扬言攻刘备会逼其投袁绍,二者联合,我则处劣势。但这只是其一。其二,我正是要逼刘备投袁绍。否则他一个刘皇叔,灭袁术有功,而杀车胄夺徐州则或许有与我曹操内讧之嫌,现他一投袁绍,我再攻之,则二十分有理。你本扛着刘皇叔旗号说是扶汉,混淆是非,一投袁绍,就一切一清二楚了。这就是所谓战略其二,是道义。我大张旗鼓,是师出有名、师出有道矣。”

白芍那里轻嗯一声。

曹操扭头看了白芍一眼:“孤这是讲了战略有其一、其二,往下还有其三,汝等就更不知道了。”曹操站起来踱了一踱,站住,看着众人说道:“孤这样大张旗鼓扬言攻刘备,逼刘备与袁绍联合,其实是孤逼自己来一个背水一战。你们怕刘备和袁绍联合,孤不怕。告诉你们,一统天下,孤的最大军事对手无疑是袁绍。灭吕布后,孤始终下不了决心向他宣战,为何?也是进退踌躇啊。现在逼刘备和袁绍联合一起,他们必然仗势欺人要吞下我,我这就是陷之死地而后生,豁出去了。古人为何背水一战?本是指挥自家军队,下一道令说‘不得后退’不就行了?但只要有退路,两军一交锋,就有后退逃跑的。只有背水而战,没有退路,军队才被逼死战。”

曹操说着坐下了,看了看众人:“指挥一支军队和指挥自己一人,有时都要这样背水一战。孤可以放此大话,不出两年,连袁绍带刘备都将被孤击败!”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不可告人的头等机密(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回到相府,白芍陪着曹操在园中漫步。曹操眉头紧锁。

白芍看了他一眼,说道:“丞相在大本营时意气豪迈,怎么一回来就心事重重?”

曹操说:“背水一战的大话讲了,也不能退了,但是大话讲完,心中还是畏难的。刘备确属不好斗之人,袁绍又是当下第一大敌,若真拉开架势对决,孤也不是心中无怯。”

白芍说:“那你为何把自己逼得如此没退路?如此争天下,真是太辛苦了。”

曹操说:“孤也是骑虎难下呀。”

这时,曹丕匆匆赶来:“启禀父亲大人——”曹操站住。曹丕接着说道:“董承今日又匆忙进宫,托故董妃病了,前去看望。”曹操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曹丕离去。

曹操用手掐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孤又头痛开了。”过了一会儿慨叹道:“外有袁绍、刘备两支大敌,内有这么个居心叵测的皇上,实是令孤头痛的两大难事。”

白芍同情地看了看曹操,仍陪着曹操慢慢走。

曹操说:“你说,这个皇上每日上朝见我,他是什么感觉?”

白芍说:“估计如汉宣帝见霍光一样,背若芒刺吧。”

曹操点头:“他见我肯定很发怵,我知道他这感觉;但他知不知道我上朝见他什么感觉?”

白芍说:“他看你耀武扬威的,实权在握,还不是目空一切,表面上对他称臣,心里根本不是那回事。”

曹操说:“你虽善解人意,但这一点我不说你也不知道:我每日上朝见他,也颇有些怵头呢。”

白芍倒有些惊讶了。

曹操接着说:“虽说他是我扶的天子,可把他扶在那儿了,天子就是天子,那一套汉朝正统就压着我。我也并不十分抖威风。再说他也不简单,九岁被董卓扶得称帝,历尽变动艰难,也磨砺得心思尖刻,不太好斗。每次上朝我必得有备而去,并不轻快。这些,你没想到吧?”

白芍摇了摇头。

曹操说:“这都是孤的头等机密,除你不曾对任何人讲过。别人若知道我有这个软肋,如内衬甲衣还有一个漏洞,就好专刺这里打击孤了。”

白芍看了看曹操:“看你也真不容易。”

曹操说:“都不容易。那个陛下也不容易。在这个天下活个人,是大是小都不容易。有些事只有自己知道。”

白芍说:“你说他不容易,但你也不会让他。”

曹操摇头:“并非完全不让,是又让又不让。双方都不让,早就不在一朝称君臣了。可你若让多了,他又得寸进尺、贪得无厌。”

白芍说:“你们是彼此需要。”

曹操说:“有这么点意思,所以又斗又和,彼此防范,彼此又不可越界。”

曹操说到这里又用手掐了掐左右太阳穴:“将头痛的事这样说一说理一理,头痛倒像减轻了许多。”又接着说,“孤这一生,是成是败全在这一两年。”停了一下,又说:“好在有你相陪,有个说话处。你无怨吧?”

白芍叹了口气:“我听天由命。”

【柯云路最新政治军事历史小说】 

【《曹操与献帝》:http://t.cn/8FtDKzy

【曹操与献帝】曹操一生不可告人的头等机密(图) - 柯云路 - 柯云路的博客

【好消息】1、北京文艺广播(FM87.6)每天中午12点正在播出《曹操与献帝》;演播:翟万臣,原总政话剧团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金狮奖、梅花奖、文华奖获得者;2、长春人民广播电台经济广播(FM90.0)每天清晨5点到6点正在播出《曹操与献帝》;演播:主持人阿蒙。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